深受經濟學家父親影響的中村拓志,還未畢業就受邀隈研吾大師、28歲成立自己的設計公司、每個作品都獲獎、始終在探討項目的經濟性與環境性并存的同時,堅持去符號化的設計……

所有的一切,只為心中美好的地球和天地間的那份永恒……

?Kei Tanaka

飛奔少年的燦爛成長

Q

是怎樣的契機讓你想成為建筑設計師?

受了家父的影響,小時候就立志成為建筑設計師。父親小時候就對我說:“有一種職業和醫生與律師一樣,不從屬于哪個組織、靠自己力量生存,這職業就是建筑師?!?/p>

孩提時代就喜歡用硬紙箱做一些秘密基地、樹屋之類的玩意,漫山遍野地飛奔。想來童年時忘我地在身邊做些小空間可以算是我職業的啟蒙期。

Q

在日本有很多建筑設計大家,為何選擇了隈研吾公司工作?

和隈研吾先生的緣份要從學生時代說起,好幾次獲勝的競賽都是他當的評委?!壩質悄惆 本駝庋頤強劑私惶?,他還親切地問我:“畢業后想做什么?到我們公司來怎樣?”。想著在一名對自己有興趣的建筑大家那工作一定很有趣,于是便進了隈研吾公司。

還有就是受家父的影響。父親是研究地方經濟的學者,不是宏觀經濟、也非模仿東京這樣的大城市;是通過關注區域的產業、文化和歷史營建出獨特的文化和經濟圈那樣的地方經濟。我也希望通過建筑設計這項工作和當地的文化及產業發生關系。

我畢業那年正好趕上隈研吾開啟一邊和當地匠人交流一邊做設計的“地方時代”??吹剿〔牡鋇厴際韉某ふぬ踝齙穆磽奉闃孛朗豕蕕哪P?,充分感受到他尊重地方特色的做法覺得非常棒。

沖動成為了他走向成功的支點

Q

28歲就自己開公司了,這在日本很罕見。當時一定經歷了不少挫折吧?

說實話那時真是沒想太多,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非常冒險。父母和周圍的人都反對。

正如剛創業的公司一樣開始根本就接不到業務。以前人家都是沖著隈研吾先生名頭去的,所以我說的話客戶也能接受。然而作為不知名的新人,接的業務只是便宜和趕時間的。有些委托,眼睜睜到別人手上。就這樣過了一年,幾乎是在沒有什么委托的情況中度過的。存的錢也漸漸地花光,就在整個公司快解散的時候接了Lanvin品牌銀座旗艦店的設計。

那是個改造項目,雖然只是室內和外立面,但就此人生開了掛。在20多歲時能承接銀座中央大道的設計,真的是非常幸運。接下來不斷地接到見過這家店設計客戶的訂單,從此一發不可收。

無我的開始

Q

比較你創業初期,近期的作品風格發生了變化,是什么契機促發了這種改變?

2008年創作Dancing trees,Singing birds后,我的風格發生了很大的轉變。該項目是東京中心部的住宅項目。

用地有很多原生的大樹,如果砍掉會很可惜。該項目希望達到的目標是:保留樹木的同時讓住宅有更多的附加價值,保證在東京中心區域里達到最高的容積率,從而使該項目在經濟層面上也受益。也就是說,要爭取做到環保和增值兩不誤。讓自然盡顯奇美,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漂亮的設計,這真是非常讓人心高氣順的一件事。從這個作品開始,不再把我的設計作為主角,而是讓自然成為了主角。

人類不時地根據自己的情況來做建筑。我的改變是讓自然做為主角,也可以看做是對人類中心主義的一種抵制。

我今后會堅持做崇尚自然的設計。

詳解表參道東急Plaza的設計

Q

表參道上的東急Plaza屋頂平臺也是出于同樣的立場上做的設計嗎?

我不是只單單重視自然環境。

建筑周邊的環境也很重要,這里的環境包括自然環境在內的商業環境、街區環境等等。如果商業環境和生意不好的話,估計什么都是紙上談兵了。

這個項目的屋頂綠化,乍一看外觀和結構會認為是一種浪費,實際上卻是招攬生意的好形式,設計之初我們就向客戶提議。

承接來自表參道蔥翠欲滴的綠,營造一個更加豐富的林子,綠色吸引著眾多人前來、店鋪里的人也會增多、營業額也會隨之上升。是一個兼顧了綠化和收益最大化的成功案例。

擁有獨棟建筑感覺的綜合性商業樓

這幢商業建筑座落在名品街和熱鬧且受年輕人喜愛的原宿后街的十字路口。設計時就考慮如何將這樣的特點在外觀上表現出來。臨街面設計成三間店鋪,使其成為擁有路面店形式的建筑。就像表參道上的路易·威登和克里斯蒂娜迪奧那樣的獨棟建筑,人們對此有這樣的期待。

三間路面店并不是只從商業界面中劃出來的一塊,而是如同擁有自己獨棟建筑的感覺。在外立面上切角構成一家店鋪這樣就能形成3個面。每個面都有自己的獨立外立面可以自由地設計。由于主力店鋪從地下一層到地面二層整體連接,可以收取高的租金,與此同時在屋頂引入誘人的綠。這里的3間臨街店鋪上面好像吸住了一片林子、整個建筑也膨膨地浮起來似的。

跨越三層樓高的多棱鏡手扶梯的前世今生

該建筑還有一個特點就是直通三樓的入口大廳,需乘坐在多棱鏡空間中穿過的手扶電梯。一般的建筑如果是一層到三層的手扶梯會長,人們會猶豫是否進入。而此處多棱鏡的效果就是讓人們毫不猶豫地接踵而入。

外觀看上去有些張揚,但這也是一種地方特色。該建筑的前身是表參道上的一個標志性建筑。這里曾經有創意工作人員一起交談的沙龍式咖啡廳、工作室等,擁有似半面鏡子一般的外觀。因此,我在做設計時,結合它的前身,把鏡子打碎后揉在一起,形成多棱鏡,用多棱鏡飛梯空間來連接它的前世和未來。

其次,作為構筑商業環境戰略的一環,入口的多棱鏡的反射效果起到了擴張入口的視覺效果,即,1個人乘坐了手扶梯會有2、4、8人往樓上走的視覺效果。由此生成行列效應會吸引人們不由自主地跟著進來。

多領域的專家、與使用者進行靈魂對話的設計

Q

感覺你不僅是一名設計師,還承擔了本來是開發商要做的商業企劃工作。

除了建筑設計師的身份,從更廣的視角來說,我還想成為開發商和商業顧問,與建筑設計雙騎并進。在這點上還是要歸功于家父的影響,畢竟經濟學是需要考慮資金的一門學問,不是簡單地把賺錢看作是唯一的目的,有自己非常重視的理想。

比如過更加崇尚自然的日子、在東京的中心部引入更多的綠色等等。但理想的實現需要靠資金的支撐,因此有必要考慮如何成功地運營,提出有足夠說服力的建議。與其說是賺錢至上主義,不如說是為了實現理想的可持續性設計。再延伸些,就是要考慮多種要因、最終推動社會的改變。

Q

禮拜堂等宗教類建筑需要和精神世界打交道。對于你來說,宗教建筑是怎樣的一種存在形式?

各種宗教的共同性就是有“祈禱”的重要行為。特別是當今高節奏的現代生活中的人們,漸漸地會以自我為中心。在這樣的狀態下越來越有必要安靜下來做些祈禱。任何形式的祈禱設施即便是不給設計費我也很想參與。

殷切的追憶場所、近似冥想的行為。我不認為建筑只要滿足這些功能就行,還要去考量、去體會使用者的感覺。設計與人們內心深深關聯的宗教性建筑是件樂趣十足的工作。

?Koji Fujii / Nacasa & Partners Inc.

Q

上次拜訪你的時候,聽你闡述狹山陵園的設計理念,想到自己的父親年事已高當時眼睛都濕潤了。你做設計的時候,不僅在和建筑打交道還在接近人們的靈魂。

建筑師也有心理咨詢或是治愈師的一面,具有多元化價值。

狹山陵園的管理兼休息處的建筑,屋檐至地板的距離只有1.35米高。周邊雖然風景極佳,但特意采用了“半閉”式打坐時會用到的睜眼方式。

眼睛半閉的時候用五感感受世界、想象著注視自己的逝者,特意采用了這樣的設計。在這里休息的人們坐著和站著,因為視線高度的變化而入簾的風景會不一樣。

站立時人們看到的是倒映在水面的天空與綠樹、反射在天花板上的水紋這種間接的自然現象,是一個讓人內省的空間。低矮的天花板上無數的百葉傾斜而下形成的屋檐,誘惑著人們走向窗邊的座椅;就坐后遠處的景色瞬間盡收眼底。望著遠處的風景,記憶也隨之飄遠。綠意漂浮的水面感受風的輕撫,觸手可及的木格柵的屋頂包圍著的柔和的環境。

觀者不僅將狹山美麗的自然收入眼底,還由此發出聯想,與故人靜靜地在沉思的世界中相遇、相處。這幢建筑在設計上方便到此的人們隨處接近,營造出獨特的氛圍和姿態。

?Koji Fujii / Nacasa & Partners Inc.

公司運作模式

Q

請問你們如何定設計周期?如何推進項目的設計?

我們的設計周期一般會比較長。因為需要到當地調查、開發新材料等等??⒊隼春蠡貢匭肟悸竊誚ㄖ峽墑凳┬?。比如防水或是防結露功能等,需要考慮保證材料的功能性。因為需要考慮很多方方面面的事,所以設計周期也會長。中國的業主經常催設計,會說:“趕緊交圖!”。

接到首先我們會挑選最適合的人員組成一個工作小組。

推進的方式各種各樣。首先會到當地和業主交流、聆聽使用者和受用者的感受。在這些調查資料里抽取我認為重要的內容,然后讓工作小組發揮,盡可能多的做出方案。然后再從中挑選出幾個方案,以此為基礎再做出各種嘗試、再甄選…就是這樣一個不斷提煉的循環。

Q

如果有機會請問希望在中國設計怎樣的項目?

我對中國的印象是有各色各樣的高樓,而日本的話,只是些大體積的四方形積木堆在一起就完事似的。另外中國有順勢而下的瀑布、游玩之心甚濃。我不是非要做那些一定要有好多綠色的項目,有風有光、或是有綠等,和自然有接觸、能創造優美作品的項目,不管是怎樣的形式都有興趣。

與建筑戀愛、于時空中永恒

Q

是怎樣的動機讓你為書起名《戀する建築》?

《戀する建築》表現了人們熱愛上建筑、建筑也對人產生依戀的兩種狀態。書名是種比喻。建筑雖然沒有感情,但是在有感情的基礎上展開的設計?!傲怠閉飧鱟?,有種不沉穩、討巧的感覺,不過我并不是要傳遞這樣的形象。想像著門手柄是建筑與人握手的一種形式,以此來開展設計。門手柄如果太沒有骨架肯定會令人反感,沒有安全感;過細的設計也不行;誰都希望有著實、讓人有安心感且手感舒適的門手柄。如果想著門手柄也擁有同樣握手的感覺,那人們就會更加熱愛使用。不會只是覺得不能使用時就砸掉、毀掉,也不會只有廢棄&建造之選了。

現在開始流行珍重古物了,以前的話,基本就是東西舊了就扔掉或是砸掉。如果是自己通過手和肌膚感受并生成愛的建筑就不會出現輕易毀壞的現象了。

透過建筑看人性,當今的社會將變得更好、我們的生活將變得更有有趣而美麗。

并非外觀很玄的設計、而是針對兩者間的關系來做設計。終極目標就是要達到“依戀”的設計。

Q

作為建筑設計師,擁有怎樣的夢想?

想建造像埃及金字塔那樣能延續5000年的建筑。(笑)

雖然想做這樣的建筑,不過還是要從街區建設、讓更多的人參與設計,慢慢地擴大自己的工作設計范圍。

專欄介紹

JIA對話是由ARCHINA建筑中國和ARCHINA特邀記者劉佳女士共同發起的對話欄目。探尋設計師們內心的世界,分享他們的成長、他們的苦惱、感受他們的堅毅。

很幸運能接觸到站在時代、業界前沿的人們,也很幸運能直言不諱地進行交談。在我的眼里、他們是平凡的,也會迷茫,擁有可愛、直爽、不加修飾的一面;在我的眼里,他們是執著的,即便遇到挫折,也會不忘心中的理想,樸實地埋頭做著他們心愛的事業。

從一開始不知道問什么、到如今的談笑風聲中和設計師們一起探討共同感興趣的話題。很感謝曾經陪伴我的人們、特別要感謝受訪者對我的寬容與真誠。

希望淺薄的我,通過這欄節目,展現出這些為人熟知的設計師們不同的、更貼近Ta自己的一面。


  相關推薦



評論


請 [登錄] 后評論

資 訊 概 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滬ICP備09047808號-12   |     埃瓦尔与巴萨的关系   |     工商亮照